娱乐首页 > 国内 > 正文

广西北海市初二女生被8名少女扒衣群殴拍打人视频上传网络 遭欺凌女生被打出精神病

2017-07-25 20:50 来源:农商行娱乐收集于网络 编辑:农商行

  【广西初二女生遭8人扒衣群殴,还被拍下视频传到学校Q群!】两个"社会少女"纠集6个广西北海市曲樟中学的初中女生,将该校一名初中女学生从学校骗至学校附近的小树林,实施20多分钟的群殴。更令人发指的是,这群少女还将这名初中女学生上衣扒光,扯烂内衣,并将围殴和她"裸身"拍摄的视频,上传到学校的QQ群"广而告之"。在遭遇严重欺凌事件后,小萍的身心备受摧残,一直停学在家,无法走出阴影,被北海市合浦精神病医院诊断为创伤性精神和行为异常、急性应激障碍。北海晚报

  同城君说,杜绝校园暴力,给孩子一个安全和阳光的成长环境!

  受8人校园群殴,女孩无法走出阴影

  两个"社会少女"纠集6个广西北海市曲樟中学的初中女生,将该校一名初中女学生从学校骗至学校附近的小树林,实施20多分钟的群殴。更令人发指的是,这群少女还将这名初中女学生上衣扒光,扯烂内衣,并将围殴和她"裸身"拍摄的视频,上传到学校的QQ群"广而告之"。

  在遭遇严重欺凌事件后,小萍的身心备受摧残,一直停学在家,无法走出阴影,被北海市合浦精神病医院诊断为创伤性精神和行为异常、急性应激障碍。

 △施暴者将小萍按在地上殴打。视频截图

  噩耗:母亲得知女儿遭围殴

  6月22日下午6时15分,正在店里忙活的吴大姐突然接到女儿小萍班主任的电话,说学校的QQ群里有人发布一个视频,视频所拍的是小萍在曲樟乡谭村小树林被围殴。接报后,吴大姐与丈夫陈大哥、曲樟中学郭老师一起四处寻找小萍未果,便决定先回家看看。

  吴大姐称:"我们到家时女儿已经先回家了。她吓得脸上发青,身上全是淤青和伤痕,我掀开她衣服想看看其他地方的伤势,结果发现她的内衣被撕烂了!女儿还边哭边告诉我们,她不但被围殴,还被脱了衣服拍下视频,视频可能已经发上网了。"

  女儿出事后夫妻俩立即带着女儿赶到学校,学校的陈副校长立即带着小萍一家到曲樟派出所报案。

  调查:双方签订调解协议书

  接到警情后,派出所民警立即出动,当天晚上8时许就将8名涉事人员及其监护人全部找到并带回派出所配合调查。

  记者从陈大哥提供的《合浦县公安局曲樟派出所治安调解协议书 看到:经警方调查,6月22日下午5时30分左右,小萍因QQ头像盗用刘某林头像一事,被陈某萱借此缘由向刘某林叙述,后刘某林叫上李某慧到曲樟乡斜坡路口,先纠集陈某萱等人胁迫小萍到曲樟中学后门谭村一小树林的小路进行殴打辱骂并拍摄录像视频。

  陈大哥告诉记者,事发前,女儿小萍的QQ被盗号,QQ头像被换成"社会少女"刘某林本人的QQ头像,曲樟中学的女学生陈某萱发现后,她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刘某林,刘某林一听就叫了另一名"社会少女"李某慧,要曲樟中学的陈某文、陈某丽、陈某萱、张某雯、张某琳、陈某萍六名女学生一起,把小萍骗到谭村小树林后,由"社会少女"刘某林和李某慧对小萍施暴,其他人则负责拍视频。

  第二天,涉事双方在民警的主持下进行调解,有5名当事人及其监护人在派出所当场道歉、赔偿费用,签下调解协议书,而刘某林、陈某文、陈某萍3人及其监护人至今仍未作出表态。

  视频:女儿被围殴扒衣

  记者从吴大姐提供的4段视频看到,这4段视频长度分别为8秒、7秒、1秒和5秒。记者从第一段视频中看到,一名穿着黑色长裤、灰色T恤,戴着口罩的女子揪着一名穿绿色上衣女孩的头发强行抬起她的头,女孩脸上已经有多处伤痕。一名穿着格子衫、戴着口罩的女子则伸手对着女孩的脸上狠狠地扇了几巴掌;

  第二段视频中,灰T恤女子揪着女孩的头发在地上拖行后狠狠拽起来,格子衫女子随后对着女孩的后脑勺踹了一脚;

  第三段视频虽然只有1秒,但可以看到上述2名女子正从领口处拽着女孩的内衣往外扯;

  第四段视频中,女孩被上述2名女子按着蹲在地上背对镜头,上衣被全部掀起来,内衣后背部分已经被撕烂,女孩只能紧紧抱着双腿护住前胸,周围还有数人正拿着手机拍摄。吴大姐告诉记者,视频中2名施暴的女子就是刘某林和李某慧,而被欺凌的女孩正是小萍。

 △小萍被施暴者脱衣服。视频截图

  被诊断出精神问题

  记者从北海市合浦精神病医院和合浦县人民医院的诊断书上看到,小萍出现创伤性精神和行为异常,初步诊断为急性应激障碍,需要配合药物治疗。

  "女儿事发后就不肯出门、不愿说话,饭也不愿吃,整天缩在屋里哭,人都瘦了一圈。还经常半夜做噩梦吓醒,大哭大喊说自己害怕。还有两次半夜吓醒后跑去殴打弟弟妹妹。"吴大姐哽咽着说,事发至今她每天晚上都陪着女儿、哄她睡觉,但女儿依然会半夜惊醒并号啕大哭,虽然目前已经配合医院接受药物治疗,但这也只是让女儿没有之前那么歇斯底里而已。

 △诊断书。

  对于校园暴力,要说:不

  ▍内容来源:南宁晚报